这是过往

┑( ̄Д  ̄)┍

跟你们讲一个故事【周江】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文笔烂如狗

故事结构不明,设定不明

总之就是个奇怪的脑洞
































这是在一个偶然的时候,所知晓的故事——————



那两个人总是在一起行动

一起出门,一起回来,一起做事情

在那个地区,一部分的人在性格上有着缺陷

他们觉得心里少了什么,但是他们并不清楚是什么,久而久之,他们感到焦虑

这是狂暴症

在发作的时候根据严重的程度,会不认得,甚至不再认识人

亦或是称之为,疯子

那个总是不怎么说话的叫周泽楷,大部分时间他总是沉默的

但不知为何,他的同伴总能理解他的意思,就算不说出口,也能理解的很正确


这或许是很久的交情了吧,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吧


周泽楷在三年前被确诊有着轻微的狂暴症

这跟他平常的表现完全就是两个人

偶尔无神的双眼,但是下一秒就会突然打碎所有东西

万幸的是,持续时间并不长

然而,这也只是半年前

短短半年时间,一直以来毫无变动的症状突然急剧恶化

持续时间渐渐变长,保持理智的时间开始变短

几乎听不进别人的话,基本不认得任何人

只是有个一例外

他只听一个人的,每当他陷入了狂暴,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可以传入他的耳朵


那个人就是


江波涛,他总能让狂暴中的甚至认不出人来的周泽楷平静下来

但是最近的这样的程度,恐怕就算是他也有些棘手啊


一开始还是简单的,拉住手,拍拍脑袋,或者是来个拥抱,他总能平静下来

说实在,这样的朋友真的太难得了,在这样的街区,长得帅也没用,狂暴起来就是不知道疼痛为何物的野兽,破坏力总是在增长的,所以总是躲着他们

江波涛那小子却不,他一直一直跟在身边啊


他们这么要好,周泽楷不会奇怪那些破坏吗


肯定会的,他总是在问起,可似乎江波涛并没有说过原因

怎么说的我也不清楚,他总能让周泽楷平静下来,安心下来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所谓的爱吧?

嘛男生跟男生......也是一种爱情吧

啊啊我并不是反对啊我反倒是支持的,恋爱自由嘛

只是,他们这样,能坚持多久呢........





当再一次来到这里,某个并不完整的台阶上,仍然帅气的人坐在那里

眼神放空的望着远处,偶尔手指拂过自己身旁的空地


那个人去哪了?


恩?啊你在说江波涛吗

是啊,到底去哪了呢........

当注意到周泽楷总是一个人活动,江波涛早已不知去向

果然并没有支持多久啊

想想也是,对方是个随时可能发狂的人呢

本以为是江波涛自己离开的,可是周泽楷的活动却有些微妙


比如说,他总是在找什么

像坐在台阶上的时候,伸手去摸着旁边的空地

或许是在找东西,或者是,找他

但这很奇怪啊,江波涛就算离开了,他也肯定是知道的

他们总是这样,他们总能懂对方的想法

只是,难道狂暴还能失忆吗




朋友的亲戚....

陪着她来殡仪馆,在等待的时候和某个殡仪师聊了起来



啊,你说那个街区

说起来啊很早之前接了一个奇怪的单子

内容那个街区的一个男孩子,将他下葬

本来也没啥,就是这么普通的工作,跟平常没啥不同

整理遗容的时候发现其实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啊

只是他身上的伤

感觉像是被揍的,或者被砸了东西,还有被砍伤的样子

这种,难道不应该交给警察吗

说不定死因就是那些伤痕啊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店长说全权负责,最后找了个地方好好下葬了

真是奇怪啊,店长不会是进行里世界交易的人吧......





后来又一次经过了那里





诶?江波涛?啊......

少年,我跟你说啊

那种症,晚期的时候发病是没有记忆的

他在发病的时候,他做了什么自己是完全不知道的


他现在还在漫无目的找着什么吧

只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去哪了

或许,他也会找一辈子吧






——————————————————————————————————————————

家里的笼子里养着两只仓鼠

一只叫周泽楷

一只叫江波涛

刚来的时候周泽楷就没有给过江波涛好脸色

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它们总是一起睡,一起吃,一起在滚轮上窝着

每次伸手进去,江波涛会先凑过来,俩爪子一伸扒在手指上东张西望

这时候小周会发现江波涛不见了,于是它会出来找,满笼子找

然后它会一块凑过来,俩爪子也扒在手指上

两只仓鼠一定要窝在一起,大热天也要窝在一起

发情期的时候分开,一鼠一个窝

没想到都超没精神的缩在角落,手指戳它都不睁眼

【干什么,一离开对方就九级伤残了吗】

【发情期放在一起你们要打的,对方受伤了会开心吗?】

似乎懂本mas的眼神意思,俩只终于肯动一动了

【无奈】


时间缓慢的流动,睡成猪样的master完全忘记了当天是什么日子

急冲冲的跑到笼子旁边,江的尸体已经冰冷了

它们在打架的时候,从来认不出对方是谁

沉默的清理着,吵醒了小周

它依旧四处张望着

然而它什么都没看到

它回过头跑到手指边,伸出俩爪子扒着

然后,它跑进了笼子,四处的跑着

每一个地方它都停下来,仔细的把头凑过去

然后它又跑来这里,继续伸着俩爪子趴着

它还在四处张望



我把它放回笼子,我看着它到处的跑,我看着它,它也看着我

江呢

江?

江波涛?

江.......



它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它只知道江不见了

它找不到

哪里也找不到


mas

江呢?




——————————————————————————————————————————

或许最后这段才叫正文


食用愉快

大家好这里有个傻逼,使劲要我打电话呢,我觉得不如给你们玩玩?18250550188  看到没就这个,给你们看看这傻逼说的话,电话随便打啊不过最好去用公共电话之类的,或者不熟悉的人的之内的,别客气啊随便打

这人早期删过他一次,当时他就扬言要打我啧啧啧

结果他回了老家才加回来,继续扬言要打我

然后使劲要我给他打电话,不打就是怂

我有点醉啊

然后我觉得这电话怪可惜的

干脆挂上来

给你们玩玩咯

叫外卖啊报警啊救护车啊银行啊

随便你哦!


嗯我这算挂人了吧

也是新的一步呢呵呵哒


随便看看随便玩玩啊

别客气


给台风天的死亡flag



























少年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那是昨天,和某人聊天记录的截图

结束对话的就一个字

【好】


耳边轰鸣

窗外的景色开始倒退,开始降低

少年关掉了手机,放进背包里

他盯着外面越来越小的建筑,闭上眼睛


【今晚台风将会降临沿海地区,周围市区会受到较强烈的影响,提醒市民出门注意安全.......】


一阵恍惚,少年睁开双眼

窗外的景物急速上升,他想或许是要到达目的地了

然而一阵剧烈的晃动,使得他原本要去拿包的手一下改变方向去抵住前面的凳子

震惊的少年抬眼重新看向窗外


这是在。。坠机。。?


心里充斥着不信和恐慌

少年盯着乘务员的举动和其他乘客的举动发呆

然而过了一会,他平静了下来

将身体陷进座椅的靠背,把包抱紧在自己的怀里

少年继续看着窗外,脸色平静的像是一场观摩

其他人的惊叫,空姐的大声安抚

耳边充斥着嘈杂


手伸进包里握住了手机

他想,这就是最后了


【最新消息,今日傍晚,台风强势来袭,比预计登录时间提早了整整三个小时,受天气影响,于m市飞往x市的d9028班机失去联系,目前尚未恢复通讯,我们将加强搜索力度,并随时。。。】


一双手伸出,把电视关了起来

手的主人盯着暗下去的屏幕有些失神

但随后,他摇了摇头,将遥控器往沙发一丢,进了卧室


死因

你口中的太阳?

它曾试图用自己的光笼罩你

调离自己所有的温度

想笼罩你


并没有成功

失去了全身的温度

没有成功

努力着,一无所获

什么都没有改变

什么都改变不了

弱小的,渐渐的全身发冷

痛恨

被痛恨一样的情绪充满了

弱小,无力


放弃了一切

太阳感觉冷

它想着做个月亮

或者是流星

或者是........

它看着自己慢慢冷掉的躯体

它努力的笑起来

它回忆着曾经的事


咔擦,咔擦的

身体渐渐的碎开了

长达100亿年的身体,碎开,掉落

它炙热的目光看向前方

仿佛透过亿万光年,望着遥不可及的彼岸


眯着眼睛,嘴角勾起笑

连核心也,无法保持

呼出一口气,抿起嘴唇

似乎到最后都不肯放开

纵使自己即将.........

也.........

苏沐秋【一发完结】【伞修】

食用愉快





——————————

眼前一片恍惚

苏沐秋觉得这不公平

为什么要在自己身上降落不幸

已经和嘉世签约,差一步就能在全国的舞台上亮出自己和叶修的角色

已经和叶修约定,在漫长的人生中超过他

甚至期待着未来,自己的妹妹大学毕业,三个人的组合

即使他曾反对妹妹玩游戏,但也忍不住去想那样的场景

而每次想,他总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他还想着到时候问问妹妹是要打联赛还是去工作

因为不管选什么,他和叶修总有办法宠着她

直到前一秒,苏沐秋还在为自己构想的未来而雀跃

 

 

然后,他就听到了叶修的呼喊,很远很远

身体似乎被推进了手术室

然后有人帮自己梳理

然后送进一片火光

苏沐秋不舍

他不想这么早离开世间,离开荣耀,离开妹妹,离开叶修

即使身体被焚烧,他还是在想

这不公平

 

 

他仍然跟在他们身边,以一种微妙的方式

这大概就是灵魂?

苏沐秋还是有点高兴的,虽然不能打游戏,不能触碰他们,但至少自己还能陪在他们身边

他就这样一路跟着

看叶修一口气签下十年的合同,看他所向披靡的三连冠

看着嘉世将他驱逐,看他组着新的战队将联盟搅得天翻地覆

看他拿着那张账号卡,站在人生第四次的冠军奖台上

后来又跟着去了苏黎世

再后来一起目送妹妹走上婚礼的殿堂

看他揪着新郎的领子恐吓:“敢欺负沐橙竞技场见啊。”

对方一脸的郑重:“叶神放心!”

然后他去了南山,站在自己的墓前

“沐秋,”他说到,“沐橙出嫁了。”

 

“就剩我了。”

 

 

他还是跟在他身边

陪着他四处的溜达

去各个战队拉仇恨,偶尔帮着兴欣抢野图,偶尔去全明星周路过一下

这样晃过了大半中国,除了有时懒不做伪装引起的骚动外倒也是平淡无奇

苏沐秋这么一路跟着,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上瘾似的停不下来

后来又过了很久

久到叶家都放弃说服他去相亲或者回来

叶修停留的旅店还是都找配有电脑的

他对荣耀的爱还是原来的样子

然而时光流逝,那曾经漂亮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的双手却已迟暮

带着皱纹和不明显的斑点

那些天天喊着叶神和前辈的黄金一代也都退役

但是苏沐秋看的出来他们其实都在

像叶修这样的继续把网游搅得天翻地覆

 

他们乐此不疲,直到再也爬不起来的那天

 

 

叶修也终于需要呼吸机了

年少时的抽烟和熬夜还有饮食不规律果然是留下了根源

顶着白发躺在床上一脸不舍的看着旁边桌上的电脑

一下气笑了沐橙他们

苏沐秋无奈的摇头,手却不自觉抚上叶修的白发

虽然他清楚自己是碰不到的

 

 

心电图成了一条直线

叶秋一手包揽丧礼,即使他也年老了,却无论如何不让晚辈接手

苏沐秋看着丧礼的进行,突然就开口了

“阿修,你有遗憾的事吗?”

仿佛传来一声轻呵

“说什么呢,哥活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

苏沐秋转头,看着身边多出来的身影

“照顾好了沐橙,也回了家,拿着五次的冠军,也让君莫笑,留下了传奇。”

“没有比这更棒的人生了。”

苏沐秋笑起来

“阿修,我们去逛逛吧。”

“有什么好逛的以前不都逛过了吗......”

“那是你逛的又不是我。”

“反正你肯定是跟着的吧。”

“诶你知道?!”

“卧槽真的啊?!”

 

——————————————

 

“呐阿修,万一哪天我魂飞魄散了呢?”

“那有什么,一起呗~”

“怎么可能一起啊我这个状态可比你早多了。”

叶修漫不经心的转头看他:“我说一起就是一起!”

苏沐秋又无奈的笑了

“好好好,那就一起吧。”

 

——————————————

 

下葬的地方是苏沐橙选的

苏沐橙把自己的两个哥哥葬在一起

她站在墓碑前却抬着头向天空望

良久,她笑了起来


END


不知道算不算是甜的呢。。

虽然励志写成甜的。。

诶嘿

五次的人生【喻叶【后【一发完结

加入的歌词有改动,原曲来自——四月是你的谎言:オレンジ - 7!!

食用愉快










——————————

叶修觉得身体很轻

自己似乎是被抛上了云端,从高处俯视地面

他看着喻文州抱着自己,看着救护车里的人忙碌,看着警车的到场

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他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想靠近抱着自己的喻文州,他伸着手却够不着

他开始想不起来这人是谁,他甚至开始忘记了自己,他不懂地面上为何忙碌

然后,他觉得自己被什么拉扯

力道很大,感觉会被撕裂

他开始感到疼痛,越来越痛

仿佛失去的感官一下子悉数回笼,身体很重,无法控制,意识混沌,思维迟缓

隐约有什么暖和的温度靠过来,带着一股熟悉的气味

有声音传入耳朵,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模糊不清

叶修努力的克制想睡的疲惫,他执着的要听完这个声音

柔和富有磁性,可以想象出说话的人脸上温暖的笑意

“叶修,你知道吗.....”

温柔的腔调缓缓的说着

“假如人生有五次.....”

“我希望五次都和你一个城市”

“五次都跟你一个战队”

“五次都与你一起杀进总决赛”

“五次都能和你一起退役”

“然后,五次都喜欢着你”

似乎没有关窗

风带着一点凉意吹了进来,撩起喻文州和叶修的额发


——甜的可以化掉心脏似的


全身陷在床被里,无法动弹

可是止不住笑意,叶修心里轻笑着,悄悄的勾起嘴角



——恰似雨后晴空般

——又如心间放了晴

——你的笑容我依犹记

——每每忆起总不禁浮现微笑

——我们肯定依旧一如那日........


——上亿光年里,诞生的唯爱

——慢慢跑过的,回轮的季节

——展望我们,相同的明日

——选择我们,相同的梦想


END


小邱非~

喜欢吗~

五次的人生【喻叶】

呵呵哒

我不说话




——————

“叶修!”喻文州焦急的喊着

他只是去买了个东西,他只是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了一会儿

刺耳的刹车声由远到近,周围的人发出惊叫

手指一瞬间失去力气,刚买的两瓶水就这样砸向地面

转身的一下,他只看到那个人因为冲击而飞离地面的身体

飞离自己的身边,远的好像自己怎么跑也再也,追不上了

他脚步踉跄的跌坐在他的身边

不知从哪个伤口流出的猩红液体慢慢浸湿自己的衣服

“叶修!醒醒!”声音都发着颤,他的双手抚上叶修紧闭的双眼,突然发力将他抱起来,使劲的揉进自己的怀里

耳边充斥着嘈杂,似乎有人拿着呼吸机贴过来,喻文州没有松手,他将头埋进叶修的颈窝

然后,他感到衣角有什么轻微的扯动

他猛的抬头

叶修睁着眼看他,是难得的不带嘲讽,纯粹的笑着

“人生有五次就好了呢”

他听到他轻声的说着,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

“五次都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喻文州看着他,看的眼睛发涩的流出水

“五次都玩不同的职业.....”

叶修的声音开始听不清了,但他仍然动着嘴唇,喻文州将他抱得更紧,耳朵贴着叶修的嘴,听他呢喃似的发音

“五次都.....加入不同的.....战队.....”

泪水止也止不住,喻文州的衣服已满是血迹,参杂着眼泪和灰尘

“五次都要杀进.....总决赛.....”

“叶修,”喻文州努力的笑着,“才只是进总决赛,不够吧?”

勾了勾嘴角,叶修看起来并不在意这样的反驳,他也努力的抬手,碰到喻文州的脸,双眼清明,微笑而坚定

“然后啊.....五次.....都喜欢上.....同一个人.....”

再也无法抑制,喻文州痛苦的抱紧怀中渐渐冰冷的身体,从喉咙,从肺腑发出低吼,充斥着撕心裂肺

周围似乎安静了,没有人发出声音

仿佛全世界,在此刻同时失去了言语

——恰似雨后晴空般

——又如心间放了晴

——你的笑容我依犹记

——每每忆起总不禁浮现微笑

——我们肯定依旧一如那日........

END

【其实结尾是首歌的某个片段的歌词

    日文歌词

    翻译哪里怪怪的就别管啦反正都是百度

    来自——四月是你的谎言

    オレンジ - 7!!】

张新杰【一发完结

这是一篇奇怪的番外,而且是一篇暗黑系H文的番外,至于这原文在哪诶嘿嘿嘿你猜啊

啊原文并不全是我写的

恩我也很久没写了,肯定手生啊

好吧其实我文笔也不好

大概有ooc吧





————————

六点半的闹钟响起来之前,床上的人已经睁开双眼,伸手摸到枕旁的眼镜戴起来

清晨微弱的阳光勉强照进厚重的窗帘,一甩手拉开,就穿着睡衣的样子用头抵在窗户的玻璃上

这是他们商量好计划后决定执行的当天早晨,他的心里仍然挣扎,这是他对那个人的不舍

【就要毁了呢】

心中充斥着这种想法

是的,今晚,他们要毁了他


张新杰的家庭背景是黑道,虽然父母并没有说明,但是张新杰心里是清楚的

父亲有时候不会回来住,母亲有时候会在电话里提到一些武力的东西

他们也没有特别的掩饰

三个人会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他们和他也基本没有交流

在这样的环境下张新杰慢慢有一点影响,比如那股隐藏在不动声色下的狠劲


转身关门的时候,父母还在商量着似乎很重要的事情

他想这样的日常会一直持续下去吧

有时候他也会有关于破坏掉这种日常的念头

但也只不过是想想

接下来的三天里,关着手机也不回家住,他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当手机重新开机的时候,接到的第一通电话来自母亲

通话很短,他的母亲只说了六个字——

新杰,好好活着

伴随着电话里突然发出的巨大轰鸣,电话应声挂断


仿佛被扼住了喉咙


他奋力的跑了起来,向着家的方向,他把一切最坏的结果都在脑中过了一遍,然后突兀的,想起了那个人的脸

欠揍一样的笑着拍他的肩膀,用调侃的语气说着话

“呦,看不出来你也有急的时候”

张新杰勾起了嘴角,似乎心情好了起来,明明他的父母可能面临很糟糕的问题,他的心情却不可抑制的好了起来

即使是把他毁了,即使他再也不会对着自己这样的笑这样的说话,张新杰也还是忍不住的想

真是自作孽


此时想这些一点用都没有,可那个人的身影却一直挥之不去

他想或许自己还是更喜欢那个人平常的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有时候,看着心爱的东西,果然还是希望能抓在手里,圈在自己的身边

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人不会因为自己而停留


“嘭”的一声推开门,屋里很安静,没有声音,东西杂乱,随地乱丢着

他冲进房间,只有父母在那里,倒在那里,浑身是血的,一动不动的

张新杰在学校有着“机器”的称呼

强大的自制力,过于冷静的头脑,且永远都不会违背规则的固执

 他想这是他的优点,因为这样他将永远不会陷入别人的节奏,他将永远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

 即使是父母倒在眼前,除了脑袋一片空白,张新杰一点动作都没有

 这个时候又想到了叶修

他站在原地深呼吸

一声轻响,剧痛袭来,张新杰身子一歪,却在下一秒转身向门口跑去

 房间中阴暗的角落里,似乎有谁诧异了一下,仿佛没想到对方会是这个反应,不过这人似乎并不担心,他优哉游哉的走出角落,踏过尸体,踩着血迹,嘴里似乎哼着歌,不紧不慢的朝着张新杰跑走的方向跟过去


右手臂飙着血,张新杰喘着气一路狂奔,他想自己体育中考都没有这么快过

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别的,自己一定是被那个人传染了

身后又是一声轻响,张新杰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已经分不清到底哪里疼,似乎哪里都疼

张新杰发现自己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努力抬头,眼前模模糊糊闪过很多人的样子

他又想起了叶修,想着他的脸,他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响起,似乎在说着什么

身后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他想自己或许逃不掉了

不知是失血过多还是疼痛过多,张新杰的神智越来越不清楚,耳边似乎又是一声枪响,他轻轻的笑起来

叶修,再见。


关于之前在群里的嗯。。

为什么选全职高手因为这群是全职语c群啊嗯我就是那个魔性的江波涛其实小周比我魔性多了只是感觉他作业一直很多基本没怎么冒泡当然魔性的不止我们两的跟你们说啊叶修这不要脸的爆音你们造吗爆音!!想想我就很期待啊好想听啊于是我也这么做了我去下载了他的【威风堂堂】和【客官不可以】然后我就发誓我再也不想点开叶修上传的玩意了至今我的内心还是崩溃的。。


哦不扯远了

跟你们说了主皮黄少为何都不信呢

总之就是这么个画风没好过的群

看起来像是群宣

不过我不是来群宣的说实话这真不是我的目的嗯


这一篇只有在同一个群然后参与过的才看得懂吧,嗯也不算是一篇,其实就几句话








致群成员们——


我就问问

之前我说的话

你们信吗

_(:_」∠)_

没关注的话大概也看不到吧

这么想想还是有点逃避的

说起来我逃避什么啊【笑】


你们信吗

_(:_」∠)_